奥马电器控制权争夺战正酣 互联网金融残局待解

分享到:
导语

近日,奥马电器(002668)的实控人争夺战,赚足了市场的眼球。面对TCL家电集团(全称“惠州TCL家电集团有限公司”)的凶猛进攻,奥马电器董事会上演了一场教科书级的反恶意收购防守战。

证券时报记者 陈丽湘

近日,奥马电器(002668)的实控人争夺战,赚足了市场的眼球。面对TCL家电集团(全称“惠州TCL家电集团有限公司”)的凶猛进攻,奥马电器董事会上演了一场教科书级的反恶意收购防守战。虽然奥马电器实控人赵国栋所持的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但奥马电器董事会却能在这场防守战中化被动为主动。从目前双方的筹码来看,TCL家电集团、奥马电器董事会谁将更胜一筹?毒丸计划、豪猪条款,奥马电器这些防恶意收购的手段,具备法律效力吗?

在这场控制权攻守战的背后,更值得关注的是奥马电器的资金状况。目前,导致公司陷入资金困局的互联网金融业务正逐步被奥马电器剥离,随着拟出售企业的公开化,涉及其中的逾21亿元资金形成原因及去向,引起了投资者和监管部门的注意。

控制权争夺白日化

奥马电器目前的实际控制人仍是赵国栋,但第一大股东席位已经易主。TCL家电集团步步紧逼,和一致行动人的合计持股比例已经高达20%,甚至明确表示目标是上市公司控制权,但是,奥马电器现在的实控人赵国栋并不想出让控制权。

这是一场从一开始就进入高潮的攻守战。

奥马电器眼中的“野蛮人”TCL家电集团,带着充足弹药发起了猛烈进攻,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通过司法拍卖、大宗交易、集合竞价等多种途径,和一致行动人重庆中新融泽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一起,揽入了上市公司逾2亿股股票,最新持股比例合计达20%。还明确表示,“后续拟进一步增持公司股份,并拟最终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

随着TCL家电集团的持续增持,参与奥马电器控制权争夺的双方,持股比例差距日益加大。

目前赵国栋及其一致行动人西藏融通众金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赵国栋方”),因股份司法拍卖完成,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比例降至12.31%。并且赵国栋所持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若被强制执行司法拍卖,其所持股份将进一步降低。

奥马电器董事会明显不欢迎TCL家电集团入主,先后做出了各种防守之势。一位接近这场争夺战的内部人士张彬(化名)对证券时报记者感叹道,“赵国栋真不愧是做金融出身的,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各种准备。”

具体来看,在TCL家电集团第一次举牌之前,奥马电器就发布了定增预案,如今看来,此次定增或许可以成为上市公司反收购的“毒丸计划”;在TCL家电集团开始举牌之后,奥马电器搬出了旗下奥马冰箱的“豪猪条款”,以进一步保护下属企业;TCL家电集团拟通过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给公司提名董事会成员时,奥马电器三次拒审提请函;如今TCL家电集团已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奥马电器也并未打算变更实际控制人。

疯狂增持直至第一大股东的TCL家电集团,在奥马电器看来是“野蛮人”吗,奥马电器董事会为何会采取反收购措施?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戴睿对记者分析,一般企业拟入主另一家企业之前都会与对方董事会打招呼,毕竟收购方之后需要提名董事会成员参与公司日后的经营管理,完成这一步后才算是真正入主。如果没有提前打招呼就通过增持股票的方式入主,被收购一方的董事会会判定对方系恶意收购,进而采取措施反对收购。

张彬对记者表示,不清楚举牌前双方高管有没有过接触,但他认为,TCL家电集团与奥马冰箱之间存在业务协同,并且两家都是实业企业,与宝万之争中所谓的“门口的野蛮人”完全不同。

答案或将很快揭晓

目前双方的对峙似乎有了突破。3月23日,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奥马电器董事会对TCL家电集团的态度已经有所缓和。

3月24日,奥马电器公告称,董事会全票审议通过了增补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同意增补徐荦荦、胡殿谦为公司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并将于4月9日下午召开2021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该议案。徐荦荦、胡殿谦就是此前由TCL家电集团提名,但被奥马电器董事会拒审的提审函中涉及的人选。

在易主尘埃落定之前,争夺战双方仍在博弈中。从公告来看,赵国栋让步了吗?一位业内人士猜测称,赵国栋方可能拖不下去了,或者双方私下达成了某种和解,当然同意召开股东大会并不代表双方熄火。

回溯此次争夺战,事实上,奥马电器实控人赵国栋的资金困局短期内还无法解决,上市公司易主已成定局。只是上市公司的新主人选,赵国栋原本想自己物色,无奈半路杀出个TCL家电集团。

去年10月份,奥马电器发布定增预案,拟向北海卿云(全称“北海卿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发行3.25亿股股份,占发行完成后公司总股本的23.08%;发行价为3.86元/股,远低于目前奥马电器的最新收盘价。北海卿云是上市公司的关联方,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发行完成后,北海卿云的持股比例将高于赵国栋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目前该定增方案已通过公司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

这场控制权争夺战,实际上是北海卿云和TCL家电集团之间的争夺,前者已提前获得公司董事会“绿卡”,后者则直接用真金白银获取机会。上述定增方案目前尚待交易所审核,通过审核的时间点,或将直接决定本次争夺的胜负方。

“豪猪条款”是否有效?

另一项决定输赢方的是奥马冰箱的“豪猪条款”,但有投资者对此条款的有效性提出了质疑。

在每次TCL家电集团增持奥马电器股份的公告里,奥马电器均提示了这项风险:根据奥马冰箱的公司章程约定,奥马电器实控权发生变更时,奥马冰箱选举和更换非由职工代表担任的董事、监事并决定其薪酬应以特别决议通过。也就是说,上市公司存在无法将奥马冰箱纳入合并范围的风险。

这项保护公司不被恶意收购的条款是什么时候设立的呢,是否具备法律效力?戴睿律师分析,反收购条款是具备法律效力的,公司章程相当于公司的专属宪法,有权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设立对应的保护条款。但如果要修改公司章程,需要至少2/3股东投票通过才生效。如果是对上市公司经营起重要作用的子公司更改公司章程,也需要进行信息披露。

证券时报记者翻遍奥马电器的历史公告,上述反收购条款最早出现在去年奥马电器拟向北海卿云定增的有关公告中,即TCL家电集团第一次举牌之前,因此不需要TCL家电集团参与投票就可以设立。奥马冰箱无疑是上市公司的核心子公司之一。但上述条款是否为近期修改增添的,奥马电器并未进行明确的公告。

而天眼查资料显示,奥马冰箱分别于2020年3月13日、2021年2月1日更改了公司章程。对此奥马电器也并未进行公告,具体修改了什么内容也无从得知。奥马电器证券部人士向记者表示,上市公司子公司修改公司章程并不要求进行披露。

资金困局待解

奥马电器易主是迟早的事,只是目前还尚未确定新主。随着奥马电器股东大会的召开、TCL家电集团提名董事的入驻,答案或将很快揭晓。但易主尘埃落定之后,新主依然得为互联网金融业务收拾残局。

赵国栋2015年入主奥马电器时,包括奥马电器原董事长蔡拾贰在内的14位董监高立即辞职,其中多位高管进入冰箱业务继续任职。上市公司董事会血液全数更新后,就开启了大力发展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征程,奥马电器也进入了“冰箱+金融科技”双主业发展的时代。

奥马电器的第一步是收购赵国栋控制下的、拥有自营互联网P2P平台“好贷宝”的公司——中融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融金”)51%股权,其中3.64亿元支付给了赵国栋(对应30.29%股份)。

之后迅速地成立多家金融公司。仅2016年,奥马电器就以中融金为核心,着手准备设立或参股网金信通、普泽基金、网金投资、钱包保险经纪、钱包投资、钱包金证科技、钱包壹号、钱包金服小额贷款、广投资产管理、西部人寿保险等10家涵盖多项金融业务的子公司或孙公司。其中部分企业在后续的几年里进行了股权变动、更名等操作。

好景不长,2018年,奥马电器旗下的网贷平台出现逾期兑付风波,进而产生连锁反应。当年公司就预计商业保理、助贷、车贷等业务的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并计提了11亿元的坏账准备,加上计提中融金商誉减值5.5亿元,2018年公司亏损19亿元,中断了奥马电器上市以来连续9年的持续增长。

紧接着,赵国栋因债务纠纷,其持有的所有上市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及司法轮候冻结,他本人也被限制消费。赵国栋所持股份逐步被司法拍卖,持有比例逐步降低,这才有了此次实控人之争。目前其所持股份仍然全部处于司法冻结状态。

如今上市公司为解决资金困局,卖掉了奥马冰箱49%的股权,也把负债累累的中融金100%股权以2元的价格卖回给赵国栋及及权益宝(北京)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一口气设立的10家下属金融企业,如今正在陆续被奥马电器甩卖。公司目前正在筹划出售子公司网金投资(全称“西藏网金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作价1.19亿元;钱包金服小额贷款公司(全称“宁夏钱包金服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也拟以950万元的价格被出售。

一顿猛如虎的操作过后,奥马电器的金融科技业务目前处于亏损状态,而增长趋势良好的冰箱业务却被卖掉了49%股权。如果接下来奥马电器旗下金融科技业务逐渐被剥离,奥马冰箱因为公司章程问题触发保护条款而不纳入上市公司报表,上市公司奥马电器将陷入主业不明的危机。因此,妥善解决奥马电器的资金困局、奥马冰箱的控制问题,都是新主变更后首要面对的难题。

21亿债务引关注

1月26日,奥马电器公告称,拟向深圳长河投资有限公司转让子公司网金投资100%股权,转让价格为1.19亿元。转让事项目前并无进展,因为背后涉及了高达21.6元的款项。交易所对此表示高度关注,火速下发了关注函。目前,奥马电器尚未进行回复。

据奥马电器公告,因前期经营性往来,网金投资积欠公司全资子公司钱包金服(全称“钱包金服(北京)科技有限公司”)21.6亿元。针对该往来款,在本次交易完成后,网金投资将在长河投资的控制下继续向公司偿还,具体还款安排为:本次交易完成后当年偿还不低于全额的20%,次年偿还不低于全额的30%,第三年偿还完毕全部剩余欠款。

长河投资是否有能力帮助网金投资在三年内归还上市公司的欠款?这是交易所关注函的重点关注问题之一,要求公司说明长河投资是否具备运营网金投资的能力,以及在网金投资应付公司21.6亿元款项的情况下收购网金投资的原因,并要求公司自查长河投资与公司董监高及股东的关系。

资料显示,长河投资成立于2016年,注册资本4000万元,由法定代表人李力独资成立。截至2020年底,长河投资净资产为32亿元,2019年及2020年的净利润分别为5.3亿元、1.9亿元。从长河投资的净资产规模来看,并购后帮助网金投资还款并非无法实现。但三年内凑齐21.6亿元也不容易。

另一值得探讨的问题是,网金投资与钱包金服之间形成的21.6亿元往来款,是什么时候,如何形成的?最终流向了哪里?这些问题也是交易所的关注内容。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7月,奥马电器将钱包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后更名“北京国信智能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钱包汇通(平潭)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山西汇通恒丰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汇通恒丰”)100%股权以及珠海钱包金证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全资子公司网金投资,并完成工商登记变更手续。这些公司就由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变更为全资孙公司。

天眼查最新资料也显示,这三家公司归属于网金投资。记者发现,汇通恒丰随着网金投资出售,其中还涉及逾9亿元资金,上市公司并未明确公告处置去向。

去年奥马电器处置中融金股权时,形成对中融金及其子公司的关联方应收款9.4亿元。2020年10月份,奥马电器公告称,已全部收回应收款项合计9.4亿元,并已转入公司全资孙公司汇通恒丰所开立的银行账户,将全部用于公司及其子公司的业务开展及日常经营支出。彼时汇通恒丰已转进上述即将被出售的网金投资里。

那么,这笔高达9.4亿元的应收款,是中融金欠上市公司的还是孙公司汇通恒丰?另外,目前这笔款项归还后去了哪里,已经全部被用于汇通恒丰的日常经营支出,还是包含在上述所称的21.6亿元往来款中?

对此,证券时报记者向奥马电器证券部求证,工作人员表示,这本来就是该还给汇通恒丰的欠款。他解释道:“奥马电器所有的业务都是下面的子公司在运行,上市公司本身是没有实际业务的,这9亿当时还到这个主体,是因为当时欠款方就是这个主体。”至于21.6亿元的形成原因和解决办法,该工作人员表示,这个问题会在后续回复关注函中进行详细披露,以公司公告为准。

编辑: 陈俊明
关键字: 奥马电器 控制权
分享到:
网站地图 申博真人游戏 百家乐 太阳城申博 太阳城亚洲
申博代理有限公司登入 四川申博官网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直营网登入 申博娱乐手机版
菲律宾申博开户 申博娱乐注册 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游戏
盛618网址 真人百家乐 菲律宾申博娱乐 777老虎机游戏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澳门银河赌场 太阳城网址 申博138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