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动态 | 16年创业伙伴“反目”,迅游科技“宫斗”再演续集

财经网 2021/03/25
分享到:
导语

财经网资本市场讯 3月24日晚,迅游科技披露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决议,迅游科技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免除章建伟先生公司董事职务的议案》,在表决结果上,袁旭、陈俊等8名董事同意,仅迅游科技董事长章建伟1票反对。迅游科技将于2021年4月9日下午召开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采用现场投票和网络投票相结合的方式继续审议《关于免除章建伟先生公司董事职务的议案》。

时隔近一年半,迅游科技管理层内斗再现,公司总裁袁旭再提罢免董事长章建伟,只是此时,章建伟身边已再无支持者。

两年巨亏近20亿,“卖身”国资得脱困

迅游科技全称是四川迅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8月,公司主要致力于为网游玩家提供网游数据传输加速服务,有效解决网游玩家在网游中遇到的延时过高、登录困难、容易掉线等问题,2015年登陆创业板。值得一提的是,迅游科技前身,即是章建伟、袁旭、陈俊合伙于2005年3月24日组建的四川蓝月科技有限公司,三人筚路蓝缕合伙创业至今恰巧16年光景。

上市之初,迅游科技凭借网游加速第一股的光环,股价曾一路飙涨至126.89元/股,若不复权的话迅游科技当时最高股价已达297.30元/股,产生于2015年夏天,而当时的贵州茅台,不过才250元/股左右。股价曾超茅台,是迅游科技“高光时刻”,但此后,迅游科技股价“一路向南”,如今股价已跌至12元一线,总市值在25亿左右,较历史最高时期已大幅缩水近90%。

互联网加速服务一直是迅游科技核心业务,对主营收入的贡献比例通常在70%左右,2017年年报里甚至高达逾83%。迅游科技两大核心产品“迅游网游加速器”和“迅游手游加速器”,毛利率也基本保持在60%以上。但近年来,网游加速红利期或已悄然远去,如今的市场里,迅游科技面临的是数十款的同类竞品,包括网易UU加速器、腾讯网游加速器、雷神加速器等,而且它们中还很多打着免费的旗号。

由于业务模式单一,迅游科技逐渐在竞争中出现颓势,公司积极并购试图丰富收入来源。期间,迅游科技2.17亿元收购雨墨科技13.4%的股权、1亿元收购逸动无限18.18%股权、27亿元收购狮之吼的全部股权。尤其对狮之吼的高溢价收购,直接导致迅游科技账面形成商誉22.7亿元。

但是这些收购业务又都没有完全实现其业绩承诺,迅游科技连续计提巨额商誉减值使得公司业绩出现严重亏损。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迅游科技营收7.31亿元,归属净利润亏损7.9亿元;2019年营收4.84亿元,净利润亏损11.9亿元,亏损额已是公司全年营收的近2.5倍。且连续两年合计亏损金额高达19.8亿元。

巨亏下的迅游科技,开始积极寻求资金支持。2019年6月21日,迅游科技与浙数文化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协议》,拟向浙数文化或其指定主体转让合计持有的公司238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0.66%。此次交易作价21元/股,若最终转让完成,浙数文化将成为迅游科技的第二大股东。但不到2个月,迅游科技又宣布终止股份转让意向协议。

2019年8月12日,迅游科技再度公告,成都高新出资集团有限公司分别与章建伟、袁旭、陈俊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协议》,高投集团或其指定主体,拟受让公司控股股东、实践操控人算计持有的迅游科技1116.74万股股份。但又过了4个月,2019年12月23日,迅游科技又再度公告,表示“因各方未能就本次买卖计划的核心条款达成共同意见”,双方决议停止股权转让协议。

连续两年巨亏近20亿的迅游科技最终等来了国资纾困。2020年1月16日,迅游科技又发公告,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豁免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相关自愿承诺的议案》 ,迅游科技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章建伟、袁旭和陈俊与贵阳市大数据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数据集团”)签署了《纾困暨投资协议》。

2020年9月7日,迅游科技公告,公司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章建伟、袁旭、陈俊与大数据集团签署了《纾困暨投资协议补充协议》,袁旭、陈俊与大数据集团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本次表决权委托后,大数据集团持有或控制上市公司3652万股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占公司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的18.66%。控股股东变更为大数据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贵阳国资委。自此,两次“卖身”不得的迅游科技终于迎来国资入股。

2021年1月29日晚,迅游科技披露2020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度实现归属净利润3000万元至4000万元,同比扭亏为盈。

创业伙伴“反目”,迅游科技董事长、总裁互相罢免往事

自2018年后,迅游科技业绩急转直下,最直接的变化就是公司股价大幅下跌,据统计,2018年间,迅游科技股价全年跌幅超50%,直接“腰斩”。股价大跌,最先扛不住的就是高比例质押的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

2019年8月,迅游科技三大创始人章建伟、袁旭、陈俊均陷入质押爆仓风险之中。袁旭、陈俊的股份被动减持、章建伟则对股票补充质押。此后,股票质押危机持续发酵、因多起借款纠纷,袁旭、陈俊所持迅游科技股份悉数被冻结。当时,迅游科技质押股数达到5862.79万股,占总股本的26.25%。其中,袁旭持有1730.19万股,100%质押;章建伟、陈俊质押的股数占其持股总数的份额分别为99.98%、99.99%。

危机之下,创业伙伴矛盾爆发。章建伟先诉袁旭借款合同纠纷,然后章建伟、袁旭两人在董事会上互提罢免对方职务,至此迅游科技“宫斗剧”开始曝光于公众面前。

2019年8月26日,合计代表迅游科技16.35%表决权的股东袁旭、陈俊向董事办提议召开临时董事会,提出免除章建伟公司董事长职务并推举袁旭为公司董事长候选人。随后,章建伟也提议罢免袁旭总裁职务,并提议自己兼任公司总裁。

2019年9月5日,迅游科技召开董事会对上述多项议案表决。其中《关于免除章建伟公司董事长职务的议案》和《关于推举袁旭为公司董事长候选人的议案》均以4票同意,3票反对而通过。袁旭、陈俊给出的理由是,章建伟作为公司董事长,缺乏对公司所处行业、发展战略、主营业务的理解,长期缺席公司战略制定、经营管理;袁旭作为公司董事兼总裁,同时作为公司创始人之一,具备丰富的互联网经验,深入公司经营管理,组建了核心经营团队,对公司后续发展战略有清晰思路。

而章建伟提议的罢免袁旭总裁职务、章建伟兼任总裁的两项议案均未通过,投票结果均为1票同意、6票反对。

虽然免除章建伟迅游科技董事长职务已通过董事会审议通过,但该议案仍需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因此,袁旭提请于2019年10月28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罢免董事长议案。

不过此事很快得以“反转”平息。2019年10月8日,袁旭、陈俊向监事会提交了新方案,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且提议股东大会审议免除章建伟董事职务、选举吴敏为董事的方案。2019年10月21日,袁旭和陈俊又提出撤回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提议,同时又撤回了新方案。

2019年10月23日,深交所就迅游科技股东向监事会提交和撤回上述两项方案的过程、撤回事由等相关问题下发关注函。迅游科技此后回应称,近期章建伟、袁旭、陈俊三位实际控控人就公司治理、大股东质押纾困、管理层新老交替等相关事宜进行了充分交流,达成了充分谅解,因而,袁旭、陈俊向监事会请求撤回上述两项方案。迅游科技“宫斗”大戏也宣告停歇。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12月30日,章建伟、袁旭、陈俊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并于2017年6月18日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之补充协议》,三人一直保持着一致行动人关系。但是在2020年1月三人还是宣告解除了一致行动人关系,当时,贵阳大数据集团拟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受让袁旭、陈俊持有的迅游科技部分股份,并以承接债权的方式向袁旭、陈俊提供纾困资金支持。章建伟不参与此次纾困方案,三人由此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之解除协议》。此后,贵阳大数据集团和袁旭、陈俊两人保持一致行动人关系。

如今又过了近一年半,迅游科技内斗纷争再起,罢免章建伟董事长议案已获8票赞成、1票反对通过,只待两周后的4月9日召开公司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截至最新持股变动(2020年12月18日),章建伟仅持有迅游科技1337.52万股,持股比例仅6.58%;而袁旭持股2185.39万股、陈俊持股1386.70万股,两人合计持股比例达17.57%,已远超章建伟。

迅游科技1

编辑: 郭峰
关键字: 迅游科技 创业 内斗
分享到:
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 申博娱乐开户 保险百家乐 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现金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电子游戏 菲律宾申博在线直营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太阳网上娱乐99
捕鱼游戏 申博现金网 申博娱乐手机版 申博官方网址
777老虎机游戏 太阳城网址 申博138 ag娱乐登入
申博官网登录 太阳城娱乐登入 太阳城申博开户 申博游戏网址